文艺评论

投身伟大实践,创造新时代诗歌辉煌

来源:中国艺术报 2019-08-05 09:51:00

作者:李少君  来源:中国艺术报

7月1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致中国文联中国作协成立70周年的贺信中,再次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呼唤着杰出的文学家、艺术家” ,号召广大文艺工作者“记录新时代、书写新时代、讴歌新时代” ,这是继今年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的文艺界社科界委员并发表重要讲话后第二次强调新时代对文学艺术的期盼和呼唤,可以说,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发出了倡导新时代文学、新时代诗歌的动员令,明确而具体,两次强调,可见其重要性。当代文学、当代诗歌也从此进入一个新时代。

  新时代诗歌来源于新时代的美好生活与伟大社会实践,应该具有以下特点:

  一是时代性,凡伟大的诗歌,必然具有鲜明的时代风貌,比如盛唐诗与盛唐气象,新诗革命与五四运动等等。关于盛唐诗歌,学术界有一种观点:所谓诗歌的“盛唐气象” ,其实主要是由边塞诗表现出来的。边塞诗,是指以边疆地区政治军事及社会生活和自然风光为题材的诗。唐朝是边塞诗的鼎盛时期,边塞诗也是当时最主要的创作题材,《全唐诗》近五万首,存边塞诗约两千余首,但被认为是唐诗当中思想性最深刻,想象力最丰富,艺术性最强的部分。边塞诗一部分是反映时代景观景象的,包括一些西域风情诗歌,一些反映自由开放、闲适畅快的盛世景象的诗歌;还有一部分是反映时代精神的诗歌,当时的风气,是到西域去,开疆拓土,建功立业,“功名只应马上取,真是英雄一丈夫”是当时读书人和有志之士的共同心声。边塞诗里充满浪漫主义、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今年是五四运动100周年,五四运动先有新文化运动,新文化运动则包含了新文学革命和新诗革命。新诗成为文学革命、新文化运动的急先锋。“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 ,诗歌经常是时代之体现,古今中外皆然。

  二是人民性,确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伟大的诗歌来源于人民的历史创造,最终又要接受人民的检验。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是1942年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提出的。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新中国的诗歌是发源于延安时期的,受延安风气影响,艾青感受到当时的革命氛围和时代精神,写出了一批著名的诗歌代表作,如《黎明的通知》 《向太阳》 《火把》 《野火》 《北方》 《旷野》等等,他用了大量新的意象,火把、黎明、野火、太阳、吹号者,这在中国的诗歌传统中是用得不多的,有一种新气象新面貌和新精神。新中国成立后,一些诗人自觉走向对民歌民谣的学习吸取,典型的如贺敬之的《回延安》等诗歌,就采用了“信天游”的民间叙事方式,这也是一种向人民学习、来源于人民,又服务于人民的诗歌追求。

  三是主体性,弘扬中国精神中国价值,展现中国气派中国风骨。新时代诗歌要有包容性开放性,但不应该是追随依附西方现代主义的,而应该坚定文化自信,开辟中国自己的现代性诗歌道路,确立自己的诗歌标准与尺度。新时期文学也是从确立主体意识开始的,但那是一种以个人为中心的主体意识。在启蒙主义思潮影响下,自我发现、自我寻找、自我实现的价值观风靡一时,但过于强调自我,导致后来解构主义思潮的泛滥,否定传统、贬低英雄、反对崇高,直至解构一切宏大叙事,最终走向了历史虚无主义。新时代诗歌,应该确立以人民为中心的主体意识,这种主体意识里面本身就包含了个体意识和民族意识,是建立于个体和民族基础上,又超越具体的个人和民族的。如果说我们曾经经历过一个解构主义时代,那么新时代应该是一个建构主义的时代,这个时代,将从一种自我否定、自我贬低与自我丑化的虚无主义和解构主义,走向一种自我肯定、自我发现和自我创造的建构主义,从文化自卑走向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这一历史性的巨大转折,正是时代最具诗意之处,是主体最能发挥自由创造精神的无限空间。兼具思想能力和感受能力的优秀诗人,最终会将人民的主体性、民族的主体性、国家的主体性和个人的主体性融为一体,加以不断肯定不断强化和不断超越,艺术地提炼出新时代的核心价值,建构出强大的主体性精神力量,打动人心,感染世界,改变风气,影响社会。

  四是创造新时代美学典范。广大诗人应该投身历史巨变,在美好生活和伟大的社会实践中,发现和创造新意象新形象。诗歌是一种塑造形象的艺术,艺术以形象感人,只有典型形象才能深入人心永久流传。我们这个时代恰恰是一个新意象新形象不断被创造出来的时代,新的经验、新的感受与全新的视野,都和以往大不相同,以一种加速度的形式在迅速产生着。山河之美与自然之魅,日常生活之美与人文网络、社会和谐,都将给诗人带来新的灵感和冲击力,激起诗性的书写愿望;而复兴征程、模范英雄、高速高铁、智能机器、青山绿水、绿色发展、平等正义、民生保障、精准扶贫、安居乐业……都可以成为抒写对象,成为诗歌典型,都可以既有时代典范性,又具有艺术价值;此外,伴随全球化网络化,“一带一路” 、海洋世纪、共享经济、航天探索、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都将加快人类前进的步伐,促进中西大融合,放大人们的想象力,激发新的理想信念、奋斗精神和创造力,进而催生出新的生活方式和观念价值,带来新的美学观念和美学形式,这将是一个新的美学开疆拓土的时代,可以既葆有中国特色本土根底,又具有全球开阔视野和胸怀,这是一个将创造出全新美学方式与生活意义的新时代。 (作者系《诗刊》社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