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评论

电视纪录片《大泰山》的三重对话

来源:齐鲁晚报 2023-01-20 10:30:51

由山东电视台出品的电视纪录片《大泰山》秉承着历史书写和文化阐释的创作理念,以泰山这一典型的地理意象为内容主体进行叙事,从历史起源到人文关怀,再到国际传播,该片以其多元的视角对泰山文化进行了全方位的解读,有效实现了民族精神的传达和民族认同的建构。在此次创作实践中,纪录片作为一种文化链接,架构起了不同时代、不同主体、不同空间之间的三重对话,并在此过程中完成了对传统的继承和对时代的观照。

历史与当代的对话

“天人合一”的古代哲学思想与现代生态文明观念贯穿于文本始终。纪录片《大泰山》所呈现出来的影像,既有生生不息的松柏,又有新生降临的雏鸟,更有各行各业的人群,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构成了一幅“和合之美”的迷人画卷。该片第一集《河山元脉》中呈现的赤鳞鱼、野生花楸等物种的失落,便体现着创作者对当下生态问题的关注。在对自然生态予以观照的同时,《大泰山》中同样蕴含着对文化生态的关注,泰山的生成、发展乃至如今成为一种文化铭文,是人类与自然之间交往所结出的果实,该片的创作不仅有知识分子的人文情怀,更蕴含着对当下生态现实的关注。

该片还呈现了传统与当代文化形式的对话、碰撞。新时代的文化青年将泰山传统文化基因、审美表达融入当代艺术创作之中,实现了一次次精彩绝伦的古今对话。李若瑀以他的泰山记忆为基点,创作出融合了传统旋律与现代说唱的歌曲《泰山》;泰山科技学院的学生以音乐剧的形式,将传统泰山文化嵌入现代语境中进行表达;生于泰山脚下的设计师纪啸林将金石叠山的雄浑概念,运用到深圳金融文化中心的设计之中。该片第三集《与国咸宁》中的配乐《望岳》将杜甫豪迈壮阔的古诗进行了流行性改编,这种文化融合在一定程度上也拓宽了传统文化的传播途径,丰富了该片的文化表达方式。一种“新新文化”就此产生,这是自然与人类、传统与当下、经典与流行在当代文化语境中碰撞出来的精神财富。

景观与观众的对话

在电视纪录片《大泰山》中,创作者不仅还原了壮美的山川风景,更以现实的笔触,呈现了朴素的百态人生。坚持摄影的环卫工人、坚守岗位的气象人员、勤劳朴实的挑山工、坚守本心的皮影艺人、与时俱进的泰山导游等人物,他们所传达出来的是中国人民共同的优秀品质:积极探索、坚定忠实、慷慨友爱,而这同时也正是泰山这一精神符号的文化表达。

景观是一种记忆的载体,当观众打开本片,一方面是出于好奇之心,另一方面则是出于一种重现记忆和渴望感受民族表达的欲望。泰山这一民族符号来自历史记忆,而电视纪录片《大泰山》则通过直接性的视觉表达,使泰山所承载的历史记忆具象化。《大泰山》采用平民化的叙事,使观众在观看过程中更具有代入感,从而增加景观与观众之间的亲密感,以及观看者对泰山文化的归属感,乃至对民族文化的认同性,既激活了观众的审美意识,又激活了观众的社会意识。

《大泰山》使得根植在当下群体情境中的个体,利用泰山这个地理、文化情景去记忆和再现过去。在片中对中国哲学思想的传达以及生死之念的表述,触及长期浸润于中国传统文化的观众的内心深处,人们对泰山的顶礼,亦源于人类对自然的崇拜。对泰山这一文化之根的追寻,更是呼唤着观众的家国情怀,增强了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泰山成为民族精神的化身,《大泰山》成为讴歌历史文化的民族镜像。

本土与全球的对话

从泰山到全国,是为单一地区与整个民族的对话,泰山成为建构民族共同体的重要场所。在第六集《国泰民安》中,东岳庙、石敢当等泰山符号,成为在外游子的精神家园。正所谓“此心安处是吾乡”,通过泰山这一民族符号的建构,“家”这一表征不再是以房屋、地域为代表的空间场所,而成为了文化意义上的情感归属与自我安置。泰山作为一种定力,扎根于每一个华夏儿女的内心之中。

从中国到世界,是为中华民族与全人类的对话,泰山成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精神符号。该片以泰山这一宏观的精神符号建构起文化场域,缩短了空间距离。美国的熊猫“泰山”、日本的泰山府君樱花祭、韩国参与泰山封禅、外国摇滚乐队的《泰山》歌曲等文化交融现象,都体现出在泰山文化超越边界的辐射背景下,全球被结构为一个整体,从而达到了“小天下”的目的。

本片在保持其审美锐度的同时,拥有着敏感的文化眼光和现实契合度。泰山的敦厚与博爱弥合了时间与空间的距离,由此超越了自然形态,被赋予了建构民族认同、凝聚民族精神的特殊使命。泰山之上,万物休戚与共,从和合共生到人类命运共同体,本片所传达的天人合一的理念,更是放眼全球的东方智慧。

(作者殷昭玖系山东艺术学院传媒学院副教授;冯俊杰系山东艺术学院传媒学院硕士研究生)